文,圖/林昱均(文章摘取自禪天下128期)

林昱均2.jpg

    「到底來到這世上是要做什麼呢?」以前我常會思考這個問題。

    小時候因為體弱多病,我幾乎每天都離不開感冒藥,另外還被生診斷有「社交恐懼症」,所以我在學生時代的生活,可說是蠻不順遂的,只要在社交場合或是人多的地方,就會全身不自在,這讓我十分困擾,也很不安。所以我從小就覺得,這樣的人生很苦。

  記得有一次,高中歷史老師發給我們每人一個墊板,正面印著《心經》,背面是《大悲咒》,而我因為長期受失眠所苦,不是噩夢連連,就是心悸到如地震一般而無法入睡,非常痛苦,所以有一晚我就想:「不如來唸《心經》看看!」說也奇怪,當我很用心地唸了之後,真的感覺比較能靜下心來,從此,我每晚睡前都要唸上3遍《心經》,才能安心入睡。

  但真正開始有比較大的轉變,是在我工作的銀行主管─—珮緹師姐接引我來修行印心佛法之後,不但讓我脫離多年的失眠之苦,也找到人生的價值與生命意義。

  回想剛入門時,我每次上課必定狂睡,根本不記得師資在台上講些什麼,但下課後,精神卻出奇地好,甚至一段時日後,困擾我十多年的失眠問題也不藥而癒,真是讓我驚喜萬分。這是我修行第一階段的感受。

  到了第二階段,我開始在上課時汗流不止,而且味道很重,甚至還伴隨著藥味。後來我才知道,這是我在禪定時,把體內長期吃藥所留存的毒素都排解出來了。而另一方面,我也不像從前那麼容易感冒,因為免疫力提升了,身體自然愈來愈健康。這是我初次見識到 妙天師父所傳的「印心佛法」是如此充滿生命力。

林昱均.jpg

         (禪修之後,林昱均[左三]與全家人的感情更加親密)

  有段時間,我的臉上長滿痘子,當時每個人看到我,都會問我怎麼了,這讓原本就很內向、又缺乏自信的我,益發感到焦盧與自卑,長期下來,便不知不覺有些憂鬱的傾向,不但在人際社交上更使不上力,也更害怕人群。然而,這些經年累月的焦盧和憂鬱等心靈上的污染,都在每次上課和禪定中,被 師父和諸佛菩薩所加持的佛光一一淨化。真的很感恩 師父和慈悲的佛菩薩,這些轉變是我花再多錢也買不到的。

     師父曾在「智慧法門--圓滿性智慧」的課程中開示:「想要成佛,就要做到人人圓滿、事事圓滿、物物圓滿、法法圓滿。」 師父說,成佛就像移民一樣,必須把該還的還清,該收的收回來,把一切都打點好之後,才能了無牽掛,放心地離開。

  記得小時候,爸媽時常為了錢和小孩等家事吵架,搞得家裡氣氛緊張。有一次爸媽又吵架了,我忽然想起 師父說的「圓滿」,便不禁想道:「我該怎麼做,才能讓爸媽不再吵架?」

  從那一刻起,我便決定要主動分擔家務,希望能藉此讓父母關係和諧、家庭氣氛圓滿。不過說來慚愧,這件事對從小就備受父母疼愛而不曾做過家事的我來說,還真的有點痛苦。然而奇妙的是,當我下定決心要突破這多年的習性時,週遭的一切也開始跟著轉變,爸媽因為感受到我的改變而不再吵架,整個家庭氣氛真的變好了!

  經過這樣的變化以後,我才真正了解,不論在工作、家庭或人際上的不如意,其實都是來自於「不圓滿」;因為不圓滿,所以產生阻礙,才會迼成不如意。可是再仔細想想,這些不如意多半也是自己造成,所以還是要從自己做起。我相信,如果我能把這份「改變家庭氣氛,從自己做起」的智慧,擴大運用到生活中,一定可以讓我的人際關係更圓滿,也不會再害怕人群。

  常言道:「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今生能結為夫妻,一定有很深的緣分,但這個緣分也可能是責任與壓力。看著父母彼此牽絆這麼深,讓我深刻感受到他們的無奈與不快樂。身為女兒,我衷心希望 師父和佛菩薩能接引他們的靈性回佛國,解脫累世束縛,我什麼都不要,只願他們開心平安。

  非常感恩 師父教導我找到人生的價值和生命意義,也讓我深深了解,原來一個人修行,可以讓整個家族都受惠,所以我非常珍惜每個可以利益眾生的機會,希望能超越自己,成就他人!

    guanyinzen51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