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天師父,「人生真正的價值,是找到自己的身後去處」,所以我們要跟隨 師父修行禪宗印心佛法,要在有生之年具足成就的條件,這樣就能掌自己的往生去處,而不用擔心靈性會到哪裡去。

 文、圖/陳韻年

 陳韻年資料

照片A

     今年是我入門修行印心佛法的第3年。在過去兩年中,我改變很多,也體會很多。

    回想起當初入門時,只是很單純地覺得讀書很辛苦,也不清楚自己的未來要做什麼,我時常問自己:難道人生就是一直圍繞著讀書與工作嗎?如今兩年過去了,雖然對這一世來到人間的目的還是有點懵懂,但我已經知道,每個人都是為了「修行」而來的。

    自從去年上了 悟覺妙天師父親傳的「無上印心佛法」講座後,我的修行路就開始受到考驗,不論是愛情、友情,還是親情,都讓我有「身陷迷霧不得出」的苦惱。在 師父傳授的「禪宗十大法印」中,我就犯了「不被我執所誤」、「不被法執所惑」、「不被俗情所擾」、「不被情慾所苦」等諸多戒律,我很清楚,這些「情關」正是重感情的我必須突破的關卡。 

    另一方面,我一直以為自己不太會嫉妒別人,但這陣子竟突然對他人生出嫉妒心和猜疑心。此外,還有許多原本的習性或過去沒發現的習性,也全都一股腦地冒出來。我就像剝洋蔥一般,一層又一層地被扒開,最後露出最醜陋的自己。這讓原本可以坦然面對事物的我,覺得很害怕,更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噁心,而想把自己藏起來,不想面對一切。

    但無形中,又有一股力量一直要我去面對,身邊也有許多師兄師姐,就像佛菩薩似地陪著我,提醒我要如何定下心來處理。這時我要如何定下心來處理。這時我才真正體會到,原來修行是如此血淋淋,要去面對最醜陋的自己,而更重要的是,要能夠將這些惡習一一滅度,這樣真正的光明自我才會出來。

    我明白,這些修行的考驗是逃不掉的,而我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才知道該如何從考驗中,對修行生出信心。

    那段時間的經歷讓我明白,過去兩年都沒有真正修進內心,連 妙天師父一再提醒的「不要生氣」、「不起瞋心」都做不到。然而我也不免要問,又有多少人真正做到了「心」的內修呢?

照片B

          陳韻年(圍著暗紅色圍巾者)與師兄師姐感情融洽

    從去年10月到今年2月,奶奶整整住院4個多月,在歷經諸多病苦後,於過年前辭世了,我很難過,也很真實地感受到什麼是「生老病死」苦。雖然 妙天師父常說:「當我們離開人間時,什麼都帶不走,只有靈性的成就才是最重要的」,但坦白說,在奶奶離開前,這些話對我只不過是佛學知識罷了;直到奶奶走了,我才明白這句話的含意。

    因為奶奶這一生最在意的就是錢,可是當她斷氣後,真的連一毛錢也帶不走,她留在人間的,只有我們對她生前的記憶。當她被火化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肉體),就完全在這個娑婆世界消失了,可是她的靈性到哪裏去了呢?

    妙天師父告訴我們,「人生真正的價值是找到自己的身後去處」,所以我們要跟隨 師父修行禪宗印心佛法,要在有生之年具足成就的條件,這樣就能掌握自己的往生去處,而不用擔心靈性會到哪裡去。

    在辦理奶奶的後事時,我見識到佛教各門派的堅持與隔閡,這與 師父平常教我們「修行要修心」功課有所出入。我不禁自問:這世上有這麼多修行人,他們真的都知道世尊傳的是什麼法嗎?都知道修行的目的是什麼,應該要怎麼修嗎?如果抓不到核心,只是一味地照本宣科,這樣是修行嗎?

    我知道我的修行資歷尚淺,還有許多要學習與精進的地方,但我相信 師父,也相信 師父所傳的印心佛法.因為現在的我之所以能夠慢慢蛻變,一切都是 師父與諸佛菩薩對我的提升。所以,我很希望自己也能像 師父和諸佛菩薩一樣,擁有廣大的愛心與慈悲心,去照顧與我有緣的眾生,讓他們都能和我一樣,可以跟隨 妙天師父一起修行,同登喜樂佛國。(本文摘錄自禪天下126期)

 

 

    guanyinzen51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