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震堯/美國南加大電腦博士/現任職於矽谷Google

    還記得四年多前,我還在美國南加州大學攻讀博士班,因為一封學生會寄來的禪修班E-mail,開啟了我的禪修之路。

    猶記得當初接到禪修班資訊,正巧遇上我回香港兩個禮拜,而錯過一開始的課程。不過當我一回到美國,對禪修班的課程還是躍躍欲試,於是在張逸屏師姐的帶領下,我開始了修行之路。

    在剛學禪坐的初期,其實我並沒有特殊感受,不過因為在禪定過程中,讓我感覺清淨、法喜,所以我很珍惜每次禪修的機會。

    經過一個月的時間,慢慢地開啟名色也逐漸有所感應,接到源源不絕的能量充滿全身,於身體與精神方面幫助很大。後來,我搬到洛杉磯時,也持續與洋蓮師姐共修。

    修行帶給我最大的改變,就是破除了我的「執著」。

    從小到大,我們習慣用「意識」來學習,用「意識」來判斷,但自己知道的其實很有限,僅以自己有限的知識來衡量事物,就會有偏見;有了偏見,就容易產生衝突或摩擦。禪能洗滌我們的心靈,變化我們的氣質,進而回歸純真至善的本我。

    但是開始禪修後,我重新認識自己,漸漸地,原本蘊藏於心中的罣礙,也在禪定中開悟,而得到解脫。

    以前我常以自我為中心,所以很容易與人發生對立或衝突,不能觀照整體局勢。但是在禪修後,我開始會檢討自己,意識到自己的不足,更學會謙虛與圓滿。愈是走在修行的道路上,愈是發現謙虛與重新學習的重要與可貴。

    不僅是「我執」的無明,我還陷入了所謂的「法執」的知識障礙。在接觸禪修一段時間後,我開始各方涉獵宗教書籍,而當洋蓮師姐談到,禪與佛法觀念中的「因果」觀念時,心中開始產生疑惑。  

    我是學科學的人,偏重物質方面的科學證明,一開始接觸因果觀念,我起了疑惑,這不是迷信嗎?當時起了抗拒之心,甚至想要放棄修行,但因另一位朋友對禪修很感興趣,才又牽動我再去上課,也讓我明白,人生的命運的確與累世的因果息息相關。

    因為接觸了印心禪法,我了解到唯有通達智慧,通達真理,才能將事情處理得十分圓滿,因為是用心眼,用智慧來觀看,才可以看到真正的真相。

心靈清淨自然能感受大自然的生命力與智慧力。    禪修以後,我的氣質轉變了,凡事更看得開,不會處處與人計較,做人處事上也比較不會自我中心。心中開始對周遭的人有了愛心與包容,心境也漸漸地愈來愈快樂。

    其實,入定後的種種時空變化,是唯有經過修行的人才能明白,即所謂的「自修自證」。

    禪修的人必須要有好的指導老師來指導,才能真正得到禪的超生命力與超智慧力,否則靠不明究竟的老師來教,或是自己看著書本來學,只能學到皮毛,而得不到禪的究竟,更不能突破生理與心理的障礙。

    最重要的,我逐漸了解自己為何要來到人間,「就是要修行成佛」。因為明白人為何而生,就可以把握人生的方向。

    現在,修行是我人生的第一要事,生活、家庭與工作則放在第二位。尤其,當智慧圓滿時,自然能將修行、工作、生活都圓融一體。

    全站熱搜

    guanyinzen51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