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參加這次殊勝的台北小巨蛋法會,二十位美國師兄姐專程搭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回到台灣,法會結束後,莫震堯師兄分享了此次參與殊勝法會的心得。

    211日,震堯師兄的心得分享會是在精明師兄帶領大家禪定30分鐘後開始的。

    震堯師兄的人生從小到大都非常的順利。只有一件事情就是莫媽媽懷他的時候,醫生說他是葡萄胎,所以主張立即打掉。當時莫媽媽好不容易懷了他,就問他的外祖母該怎麼瓣,外祖母沒有讀過書,說不管是甚麼胎都生下來好了。(還是外祖母有智慧,要不然我們就沒有震堯師兄了!這件事情似乎和科學開了一個大玩笑。)

    91年震堯師兄到南加大讀博士,當時他的室友比他早來兩年,所以好多事情做起來也比較得心應手,絲毫沒有文化相差所帶來的衝擊和不適之感。後來他的室友到香港工作,他有了個人空間的同時,卻有些許無聊和失落。他和室友過去喜歡一塊兒到大自然去爬山,到沙漠遠足,沒同伴了他也不喜歡酒足飯飽之後和其他人打牌甚麼的,剛好因緣際會,學校中文協會的電子郵件發出禪學社免費學習禪坐的通知,就這樣抱著試一試的態度開始接觸禪。

好心好意比說得有道理更重要!    剛開始上課的時候,他非常喜歡禪坐的感覺,但是無法接受洋蓮老師(現在為台灣慈航觀音禪寺的住持)在禪坐前後講的佛法道理,他想無非是老太太講迷信,他這個學科學的人當然是擺出一副臭臉。有一次就想下次不來了,恰巧他的朋友問他近來怎樣,他就聊到禪坐的事情,沒想到他的朋友很感興趣,他就只好帶朋友又去上課。當天洋蓮師姐講到「施比受更有褔」這句話的時候,他突然覺得洋蓮師姐的這句話太有道理了,心門打開後便越來越喜歡聽洋蓮師姐傳道說法。

    師兄從小到大一直都很好奇宇宙的奧祕,比如滿天的星斗,還有地球以外的生命等等,但是禪修後他覺得自己所學的科學知識實在太有限了,根本無法解釋禪的真如世界。他感觸最深的是在UC Santa Barbara禪修營的那次體驗,當時同修一起看DVD《小活佛》,其中一段是密宗的一位師父找到轉世活佛並合十頂禮說:「我終於找到了師父!」那一瞬間,他抬頭剛好看到師父的法相,雖然師父的法相並沒有動,但是他清晰地覺知自己向師父頂禮說:「師父,我終於找到了您!」師父也向他合十、頂禮。他的眼淚馬上嘩啦啦地流個不停。專題片結束後,他趕快衝到衛生間洗臉,生怕大家看到;後來,洋蓮師姐走過來安慰他,沒想到他的眼淚更是流個不停,他想這下壞了,大家都知道他哭了,其實大家早就看到他看片子的時候,肩膀一抽一抽的。(哈哈!說到這裡我們大家也都被他逗樂了。)自從和師父印心後,他堅定了禪修的信念,到如今,每天早晚禪定共兩個小時!

    目前,他對自己的生活百分之百的滿意。生活上,Google的福利待遇特別好,公司內部的餐廳就十幾家,而且都是有機食物,中式、日式、韓式、泰式、義大利式等等應有盡有,就連帶朋友吃飯也都免費,洗衣房、髮廊,甚至按摩房等等都有。(我們都wow!服務好周到!)因此,他現在的開銷比讀博士的時候還要少,覺得錢多得花不掉;原本還喜歡買些不需要的東西,現在內心越來越清靜,慾望也越來越小。

    工作上,大家都以為google上班壓力很大,但是師兄的感覺是非常輕鬆,原因是他每天早上600起床先處理email,梳洗結束後開始禪定一個小時,然後到公司吃早飯。因為每日定時禪定的關係,精神力和專注力都特別高,所以工作效率很高,很少出错,動作很快。因為自己每日開心、自在,所以和同事關係都很融洽,真可謂是生活、工作事事圓滿。正因為如此,他看到外面很多不修行的人都非常辛苦(身、心、靈),所以發願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大家可能有所不知,震堯師兄一直都在行菩薩道,用他的大愛和慈悲心懷幫助了很多朋友及同事的靈性成長。)

在禪定中不要有期待心,只要心懷師父,好好專注就可以了。    在對問題看法的改變上:比如一次禪修營活動,覺得同修講「科學輿禪」怎麼都不對,很聽不下去,後來相印到師父的力量之後,體會到主辦人一片幫助同修開悟的心,就深深的感動,覺得好心好意比說得有道理更重要!還有,因為同學到了禪修營的當天晚上,想到Santa Barbara的酒吧喝酒,他就很不高興,覺得來禪修營還這樣地不清靜;相印到師父的力量之後,轉念一想還是圓滿他的心意好了,然後就去了酒吧,也不再覺得有甚麼大不了的,不過就是喝杯啤酒罷了。

  後來,Emily師姐請震堯師兄分享本次參加大法會的心得。師兄說,本次「地球佛國,人人做佛」大法會師父並不是希望人人都成為佛教徒,而是希望大家能夠放下修行的偏見,智慧修行,早日明心見性,人人成佛,也就是具足等佛的智慧,讓我們的地球成為淨土。就像《消失的地平線》中描述的香格里拉那樣,那裡的人們不分宗教、膚色和種族,人人相親相愛,安居樂業,共享天倫之樂,那就是地球佛國。

    師父在大法會講述釋迦牟尼佛證道的經歷。釋尊在證道前雖然貴為太子,有太太,也有兒子,享盡人間的榮華富貴,但是毅然決然離家出走,開始尋找生命的真實意。當時釋尊修的是苦行,認為自己的身體裡面可以找到佛,所以用各種各樣的方法折磨自己的身體,比如把自己倒掛在樹上,每日只吃一麻一粟直到身體枯瘦為柴,剩最後一口氣、完全沒有力氣全身匍匐爬在地上時頓悟:這樣修永遠不得解脫。於是釋尊靠微弱的體力慢慢爬到山下,牧羊女看到他是個修行人,就用一碗羊奶供養他。後來,他在菩提樹下禪定證道。當然,震堯師兄謙虛說他還不夠清靜,當時不像有些師兄姐以法眼看到十方諸佛菩薩都來護持大法會的景象,但是他的心能夠深深感受到釋迦牟尼佛的慈悲心、師父的慈悲心,他們對眾生的愛,對弟子的期待!

    大法會上師父也提到禪宗第28代達摩祖師,當時達摩祖師從印度東來中國,也就是南北朝時代的南朝,當時達摩祖師想只要能夠度化梁武帝,這樣自上而下教化就要快很多。梁武帝是中國歷史上出名的喜歡佛教的皇上,蓋了很多的寺院,也印了大量的經書,當達摩祖師面見梁武帝的時候,梁武帝問祖師自己有沒有功德,祖師回答毫無功德,這樣兩個人因為不能契合,達摩祖師就躲到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等待傳人。師父在大法會上說,假如換了師父面見梁武帝,他就會一直說一直說,直到感化梁武帝為止。

希望大家能夠放下修行的偏見,智慧修行,早日明心見性,人人成佛,也就是具足等佛的智慧,讓我們的地球成為淨土。    師父在大法會結束的時候,給大法會的一萬多名的同修以及來賓開佛門和智慧門,打通任督二脈,並為所有人清淨業力(太殊勝了)。當時師兄的智慧脈輪、禪心輪以及法眼、明心脈輪都感應到非常強的能量。

    震堯師兄說,今年10月師父還會舉行一場大法會,震堯師兄會去參加,雖然他的簽證7月份到期,他還要飛到中國辦簽證,這樣地輾轉他都會去,我們有美國護照的同修到台灣落地簽證就好了。所以他建議大家不要錯失良機,好好珍惜下一次的大法會。(好呀!精明師兄會後說我們就組個美國團吧。)

    此外,Shirley師姐問:「怎樣在禪定中把思緒拉回來?」震堯師兄問:「Shirley師姐修了多久?Shirley回答:「三個月。」,震堯師兄說:「三個月就知道把思緒拉回來,真不簡單!在禪定中不要有期待心,以無為的心態來專注所有的脈輪。」師兄舉例說明,有一天他無意中和師父在台灣上課的同一時間打坐,發現能量特別強,於是他通知所有的同修在同一時間打坐,結果反而沒有獲得那麼大的能量。後來到台灣見到師父就請教師父這個問題,師父說:「不要有期待心,只要心懷師父,好好專注就可以了。」 

    震堯師兄的心得分享我個人受益匪淺,所以整理概要以饗沒有參加分享會的同修。

全站熱搜

guanyinzen51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