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妙天師父的慈悲,一路不捨不棄弟子!感恩  師父~

    第一次接觸印心禪法是十幾年前在中央大學就讀研究所時,當時我們家師兄的論文口試委員教授之一,也是本法門師兄:中科院張誠博士,告訴我們禪定可以幫助我們在論文上有所幫助,建議我們可以去會館上課,當時我們家師兄的論文題目一直遲遲無法定案,挺緊張的!於是聽了張博的建議,就去上了禪修課!當時也挺認真的,每週一上課,每日一禪定!就這樣,我們倆就不知不覺順利地畢業了!畢業後,師兄去當兵了!而我在畢業前也找到了一份能學以致用的工作!一切是那麼地順利!現在回想,原來在那時候就已經有  師父的佛光加持了!很感恩  師父!

    但隨著研究所畢業,開始忙於職場的名、利追逐,禪修之路似乎也跟的畢業了,如今想想,心裏真的非常愧對  師父!師父如此的幫助我們,而我們卻不知感恩,不知繼續在修行的這條路上努力精進!

    但慈悲的師父,不會因為如此而放棄我們,就在大概六年前,我的身體出現了一些狀況,到醫院檢查是甲狀腺亢進,但我因害怕吃西藥的副作用,經大學同學建議,去讓他叔叔看看,他是一位中醫。於是就抱著希望去讓他調理治療。而這一次與這中醫接觸的因緣,是我現在可以再重新入門跟著師父繼續修行的前哨站。這位中醫,我本也不知道他是本法門的師兄,每當我去就診時,他就會跟我聊禪修、聊佛法、聊師父。而也因在學校時有接觸過,所以每次去就特別有話講。但聊歸聊,還是僅止於交流,我還是沒有真正到道場上課共修,因為沒有人邀請我去,即使心裏面很想去,但因不好意思問,所以也就一直沒有機會去會館上課!現在回想,這期間與師兄的接觸,冥冥之中慈悲的師父似乎早有安排。

    直至99年,母親因病往生,當時在圓滿完母親後事後。心裏還一直罣礙著母親,還是很放不下。於是去關西慈航觀音禪寺,問觀世音菩薩跟祂說我心裏的罣礙而且還抽了一支籤。不可思議的是,籤詩上於墓穴解曰:「真龍正穴。」當下覺得心的罣礙放下了。原來有禪宗大師開光過的寶塔真的是風水寶地。希望母親能在那裏再繼續跟著佛菩薩身邊好好修行。這時,真的又要再一次感恩慈悲的  師父了。而就在圓滿完母親身後之事,一位師姐也很順口地問我說:「要不要到道場上課禪修?」我聽到師姐這麼一問,當下一口答應,從那之後,我才又真正開始重新接觸印心佛法,至今二年多。

佛在心內,不在心外。要向內求、不要向外求。  

    不努力精進的我,在禪修一年多,一直把修行當休閒,雖然有每週一上課,但卻沒每日一禪定,總是覺得沒時間打坐。但雖然如此,我的身體卻有很大的改善,因為睡眠品質不好,是我十幾年來很困擾的問題,因為睡眠品質差,造成我白天精神狀況非常不好;而就在每週一上課,透過道場的磁場能量,卻也不知不覺中改善了我的睡眠品質。如今失眠問題已經完全沒有了,白天的精神狀況也不同以往,禪修的力量,真不可思議!

    就在去年,整整將近一年的時間,我面臨了人生中一大考驗,而這考驗,也正是我現在更堅定信心要跟著  師父修行的心。而在  諸佛菩薩與師父的佛光加被下,這人生的關卡如今也已圓滿落幕了,而且更獲得以前所沒有的圓滿幸福。就如同當初考驗來臨時,又在慈航觀音禪寺求的籤詩後兩句所說:「寬心且守風霜退、還君依舊作乾坤。」想到這裏,若去年沒有師父正好在上圓滿一、圓滿二課程的法身陪伴,我現在不知道會在哪裏?記得有一次師父上課開示說:「做人要:體諒、謙卑、不計較。」這句話給我很大力量,它讓我學會了感恩和懺悔,現在的我,也將  師父種種的開示用心體會,讓它時時提醒我,讓我時時反省自己,也因為這樣,世間法裏的很多事情都很自然而然地圓滿解決。真的很感恩  師父。 

    去年是我人生中四十年來,最痛苦的一年,但也是在這一年逆境中,透過師父的圓滿一、圓滿二課程,是讓我真正開悟起修的一年。過去有太多的無明、我執、法執,所以一直心無法清淨。如今如師父所說:佛在心內,不在心外。要向內求、不要向外求。因為我們還有眼耳鼻舌身意,唯有靠禪定才能脫離六根、六塵、六意。」我很感恩  師父透過這樣的逆境讓我開悟,讓我覺悟這一世來這世上的目的和意義為何?要佈施、要修行。感恩  師父!

    最近到文山會館共修,也加入了禪修鄰里說明會的義工行列,每天下班後,到各里挨家挨戶發文宣邀請,第一天,正式當義工初體驗開始時,心裏既緊張又害怕,但看到同行的師姐不畏艱難地勇往直前,心裏默默地請師父給我力量,我鼓起了勇氣,按下第一戶的門鈴,我竟然也就很順利的一層一層各家各戶的將文宣送達他們手中,雖然最近常在會館忙到十一、二點!但回到家卻一點都不會累,反而心生法喜、法喜滿滿。

    另外在1/29星期二晚上共修時,當天禪定了一個多小時,那一坐是我禪修二年多來第一次坐這麼久,也是第一次體驗以前沒有過的經驗。那一坐的禪定,是守無始輪。我感受到無始輪的能量從下面往禪心輪、一路往上竄,當時覺得頭好漲,突然間,在我眼前突然就好像手電筒往我眼睛裏照,一片光亮,愈來愈亮,這是我以前都沒有過的經驗。而最神奇的是,下坐後,我的腳竟然一點都不會痠、痛、麻。我在想,是不是那一片光,將我的身體的細胞清淨了?

唯有將心清淨了,遇境不起煩惱,心不隨境轉,心方能如如不動!  

    師父依世尊所傳承下來的正法,可以幫我們消除業力;透過禪定,我們可以去體會眾生的苦,將自己體內的眾生一一清淨,也將業力一一消除,我願將自己所修的功德,迴向給累世的祖先、父母、以及冤親債主,讓這些眾生跟我的靈性一起超越三界。

    如今我從師父這邊獲得那麼多寶藏,師父說:「我們要實踐六度萬行,要自度而度人、利他而利己;要超越自己,成就別人。」因此,我發願要將自己所獲得的寶藏分享、佈施給眾生。想到這裏,師父傳法三十年來,這期間多少的打壓、毀謗,師父對傳承正法的心從未中斷,忍辱負重,如今已介八十高齡,還是不停歇地親自傳法授課、廣設道場方便眾生修行,這是要有什麼樣的大修行者、大成就者才能做到的呀!心裏真的非常地感動與激動,也非常地羞愧與懺悔。

    修禪可以讓我們,身定、心定、意定。意定了,就沒有妄想,心就清淨;心定了,身自然就不犯戒。而印心佛法是世尊所傳最究竟的法,是無為法、是無相法、是實相法,可以讓我們破除妄想、分別、執著,不著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沒有了這些意識,就有清淨的心,就好修行了!希望我們都能以「與師同心、與師同行」的心,來精進修行跟著師父一起同登法船到彼岸。

    若問我目前禪修二年多來,用簡單的幾句話來表達禪修的心得…我想說:『萬法唯心造』、『心生而種種法生、心滅而種種法滅』,唯有將心清淨了,遇境不起煩惱,心不隨境轉,心如如不動,就像師父一樣,修得無生法忍。然後以慈悲心來接引眾生的靈性得以得度。自然就能入世圓滿、出世圓滿。

    而要怎麼做才能相應到諸佛菩薩的能量呢?最近從做義工,對『精進修行』有個體會;這四個字不是個名詞,用嘴巴說說就好;而是個動詞,要用禪定來『修』心、來『調』心,用無相佈施(如接引、護持道場)去『行』功立德。簡單說,就是要身體力行,也就是師父說的:「要真修實證」。修行就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唯有親自去行動,才能接收到禪的大生命力、大造化力、大威德力。所以我們要用直心、真心去『修』、然後發願心去『行』,就算這一世因為功德不具足,至少下輩子還有機會當人繼續來修行而不是墮入地獄、餓鬼、畜生道,連修行的機會都沒有了!

    所以人身難得、正法難聞、明師難遇,而現在這些我們都有了,這是我們的福報,更應該要好好把握。若不幸還要六道輪迴,不知道下輩子還有沒有機會當人,就算當人了,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遇到三身成就的師父?所以能不珍惜嗎?

PS.最近常常有一種『沒有時間了』的感覺,這種感覺一直讓我告訴自己,沒有時間了,要趕緊修行,精進修行,否則就來不及了、沒機會了!不知道這是代表什麼?不過也因為這樣,它促使我更精進!

                                      柯瓊琍合十感恩

guanyinzen51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