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Monterey (美國同修)

    為什麼禪坐?我回答很簡單:「為了完善自我,為了尋求智慧。」這樣的回答乍聽起來挺空、挺假的。我們常常聽到的理由總是很具體:「為了治療失眠,為了調理身體,為了舒緩壓力等等。」我禪坐不是為了具體的問題。我知道自己能這樣說、這樣想其實是一種極大的幸運或者福報。因為我身心健康、衣食無憂,才得以「奢侈」地去關注我的精神領域。對此我真的覺得非常地感恩和幸運。

    按傳統算法,我已人到中年,以後的日子過一天少一天,怎樣把剩下的人生過得有意義成了我關心的問題。我知道自己是個「好人」,可寬容不夠、耐心不夠,「好」得有限,毛病一堆。我還知道自己知識有限、智慧淺薄,面對人生的挑戰常常不知所措。我也知道再怎麼努力、到死我還是一個不完善的人。可是我真的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成為一個更好、更寬容、更有智慧的人,如果我今天做的比昨天好、明天做的比今天好,哪怕只是好一丁點兒,我覺得就是一種改善。也許是這種向善的願望把我拉向禪、讓我感到禪就是幫我改善自我、增加智慧的途徑。

    在認真參加「印心禪法」之前,我試過不同方式、不同風格的Meditation,不管哪一種Meditation,只要靜靜坐下來,宁靜、甜美的的感受就會油然而生,與此同時,一種不滿足感也伴隨而來,我的身心好像在渴望一種更深入、更強大的力量與挑戰,於是我回到了「印心禪法」。從形式上講,「印心禪法」對身體、心靈的要求是我試過的Meditation中最難的、也最具挑戰性。三年前,我曾短暂地試過「印心禪法」,當時不知道自己要在禪坐中得到什麼而没有堅持下來。

每一次禪坐完我都有一種經過靈性沐浴的感覺——乾淨、自在、心平氣和。    從重回「印心禪法」到現在,整整十個月,我只是在初定階段,就是初定我的感悟也足以然,我知道禪的殊勝。首先,禪坐給了我靈性的善與美的體驗。在禪坐中想到、感到的一切都很美、很善,連我平時最討厭的人在禪坐中都會感到可親可愛,整個心靈都浸沐在善意與愛意的光芒中,感恩的心情和想去擁抱世界萬物的願望讓我想微笑、想頂禮。這種感受是禪坐最吸引我的地方。雖然靈性本無善惡,可我的身心在無數輪迴中蒙上了太多的塵埃,坐禪就是幫我清掃這些塵埃的方法。

    這種靈性的光芒好像也照進了我的日常生活中,最明顯的就是有了自我反省的習慣和意識。與人交往我多半還是依然故我,性急、挑剔、自以為是,可我的這些毛病要是傷害到了別人我會馬上反省、立即道歉,而且提醒自己不要再犯。雖然我的毛病還是一犯再犯,而我的反省意識也漸成習慣。古人說「不怕意起,就怕覺遲」。對我,覺悟到了,儘管遲了,還是一種進步。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禪坐對我意志力的考驗。戰勝腿痠腿痛是一場意志與身體的較量,我每天都在進行著這場較量,疼痛真的不是一件好受的事,要是能咬牙多堅持一會兒,坐到計劃的時間,那種意志勝過身體的感覺真讓人倍感「驕傲」。一刹那會覺得自己很「勇敢」,好像世上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難。

    guanyinzen51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