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景琳(Cathy,美國同修)

    大家好! 我是今年6月開始學習禪坐的。我剛開始時沒想到要修行,只是從3月中旬外婆過世以後我就一直悶悶不樂,睡覺睡得很不好,常常半夜驚醒,想起往生的外婆,和她臨終前在加護病房身上插滿了管子時所受的苦,就開始痛哭,身體感覺越來越差,好像被困住了。剛好碰到麗卿師姐說禪坐可以減輕憂鬱,可以提高睡眠品質,而且恰巧從台灣參加完外婆的告別式後,在飛機上看了一本天下雜誌出版的書『真原醫』, 作者楊定一是康乃爾醫學院生化醫學雙博士,也是免疫學專家,書中用很科學的方法提到打坐,也提到「氣脈」,「人體磁場」,「情緒管理」等都和健康有關,我就覺得好像找到了一條出路。

    剛學時先是學腹式呼吸,想說這有什麼難的,可是發現吸氣到胸口後就下不去,才驚覺我的狀況真的不妙,努力練習了兩個禮拜,睡覺的情況有點改善,但還是常想起外婆就哭。再過一個禮拜學名色脈輪,覺得背很痠,流汗很臭,胸口長出很多痘痘。大概是第四個禮拜時,睡覺已經好很多,流汗也不那麼臭,背不痠,胸口也不長痘痘了。差不多在同時候,有一天上課時突然覺得一陣強烈的白金色光束照進我的頭頂正中央,我的頭頂好像鐵釘碰上了磁鐵一樣被吸住了不能動,整個頭腦裡的空間大放光明(那時還不知道那是禪心輪,因為還在練習專注名色脈輪,雖然前後只有大概不到五分鐘),因為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張開了眼看看是不是誰開了一盞大燈,但在這短短的幾分鐘裡卻感受到了言語無法形容的平靜和安樂,好像我所有的悲傷都被溫柔地撫平了。那天之後我就不那麼常一想到外婆就哭,也對於禪坐的神奇堅信不移。本來前幾個禮拜都只是早上、晚上各打坐15分鐘,那天之後就加到早晚各半小時。

蘭花    後來學專注明心脈輪時卻非常痛,痛得流下眼淚,師姐引述師父的話說「不通則痛」,建議我將禪心的能量拉下來明心脈輪,也沒有用。正好孟悅師兄提起一年一度的禪修營,麗卿師姐建議用禪修營的能量來幫我解決明心脈輪不通的問題,我就報名參加了。我本來以為會有什麼像武俠小說一樣的情節,大家掌對掌用內力幫我打通心脈的那種情況,但在禪修營兩天,我只是跟大家一起打坐,聽聽師兄們講課。當清明師兄講到那個一指禪師的弟子的手指頭被剁掉的那一霎那,我突然覺得一陣清風吹過我的心口,之後專注明心脈輪時就不痛了。從那時起,不但明心脈輪不痛了,而且還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好像每個毛細孔都在呼吸,都在接受宇宙的能量。清明師兄說那是師父的力量,不是他的,我才明白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強大能量的幫助。明心脈輪不痛了以後,很多心事也豁然開朗。

露水    在禪修營時,精明師兄的講題跟「放下」有關,所以下課後我就問了精明師兄要怎麼放下。他的答案是「不去想」。我還是不滿意,又追問,那怎麼才能不去想? 精明師兄不知是開玩笑還是認真地說:「你說呢?問你自己啊!」我就不好意思再問下去了。那天禪坐之後,我心裡突然出現了一個畫面,就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故事裡的那個屠夫,手裡拿著一把屠刀,到處問人:「我怎麼放下,我怎麼放下?」路人摸不著頭腦地看著他說:「奇怪,你把刀放下就是了啊!」然後我就突然了解到,我就是那個屠夫,刀就在我的手裡,放下就是了。有了這個領悟,我就真的放下了。

    在此首先要感謝師父,雖然我從沒見過師父,但他的力量已經讓我脫胎換骨。還要感謝妙明師兄的平易近人,回答了我的許多問題,包括和我分享如何從喪失親人的痛苦中解脫,感謝清明師兄的清明之氣,感謝精明師兄的幽默,感謝善蓮師姐的慈悲,感謝引我參加禪修營的孟悅師兄和麗卿師姐,感謝所有辛苦籌辦禪修營的師兄師姐,所有參加禪修營的師兄師姐,感謝老公在家帶孩子讓我能放心參加禪修營。我自慚付出的很少,卻得到了這麼多!

後記:

    最近偶然看到菩提達摩大師的入道四行觀,心中頗有領悟,在此與大家分享最能代表我現在的心情的一段:「若受苦時,當自念言我從往昔無數劫中,棄本從末,流浪諸有,多起怨憎,違害無限,今雖無犯,是我宿殃惡業果熟,非天非人所與,甘心忍受,都無冤訴。」

                            景琳合十感恩!

guanyinzen51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